網絡文學評價體系的三大痼疾及相關建議

時間:2019/06/20/ 15:02

陈  海


自1998年3月台灣作家蔡智恒發表網絡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20年的曆程,已成爲擁有巨量作者和讀者群、迅速産業化的文學新樣態。隨著網絡文學影響力日益擴大,學術界開始把目光投入到了這一新的文學活動領域,出現了一批專業研究者,發表了一批具有開創意義的研究專著和論文。尤其是近十年來,伴隨網絡成長起來的年輕學人不斷進入網絡文學研究領域,使網絡文學研究的實踐性和理論性不斷增強,在學界産生了較大影響。可以說,網絡文學研究已經成爲當代文學研究新的生長點,對構建新時代文學理論話語具有積極意義。

  網絡文學批評作爲網絡文學研究極爲重要的一環,既指向作家創作,又關聯著讀者欣賞,是推進和深化網絡文學研究的關鍵節點。然而,因爲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在形式和內容上的較大差異,網絡文學批評一直處于左右搖擺,左右爲難的境地:偏向傳統文學的批評方法,讀者不買賬;偏向網絡文學的批評邏輯,又找不到充足的學理依據。爲了解決這一矛盾,建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成爲當下網絡文學研究領域亟需解決的重大問題。

  從2012年王穎的《亟需建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①,到2013年陳琦嵘的《呼籲建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②,再到2014年李朝全的《建立客觀公正的網絡文學評價體系》③,這些學者較早地對這一問題展開了思考。2016年,中國文藝理論學會網絡文學研究會學術年會將主題定爲“網絡文學評價體系構建”,正式拉開了探討構建網絡文學評價體系的大幕。同年,莊庸出版了專著《網絡文學評論評價體系構建——從頂層設計到基層創新》。潘凱雄、歐陽婷、歐陽友權等發表了相關論文。2017年,歐陽友權、單小曦、陳海、周志雄、歐陽婷、明海英等學者陸續撰文,進一步推動了此問題的研究,使其成爲當代網絡文學研究的熱點問題。其中較有代表性和綜合性的研究是單小曦在《文學評論》發表的長文《網絡文學評價標准問題反思及新探》。他批評了當前存在的“普遍文學標准說”“通俗文學標准說”和“綜合多維標准說”,提出“建構網絡文學批評標准需要采用合理的價值預設和曆史性、語境化的原則。在新媒介時代可以‘傾向’或‘根據’文學活動的媒介要素,建構出契合網絡文學批評需要的‘媒介存在論’批評。媒介存在論的網絡文學評價標准,由網絡生成性尺度、技術性—藝術性—商業性融合尺度、跨媒介及跨藝類尺度、‘虛擬世界’開拓尺度、主體網絡間性與合作生産尺度、‘數字此在’對存在意義領悟尺度等多尺度的系統整體構成”。④此文對我們思考網絡文學評價體系的構建問題極具啓發價值。

  然而,後現代主義的無中心原則,正如哲學界對黑格爾體系的批判那樣,對所有“體系”保持了先天的懷疑。換句話說,構建“體系”在今天這樣一個後現代文化環境下,必然遭遇先天的困難。構建“網絡文學評價體系”也一樣。作爲試圖構造的一套批評話語而言,宏大話語體系本身是否具有合理性和可行性本身就是一個問題。更何況這一話語體系還並沒有用自身的豐富內容來充實自己的存在者之基。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先做一些基礎工作。比如,所謂“體系”必然由一些關鍵節點構成,關鍵節點的問題構成了思考體系構建的基本問題。遺憾的是,自2012年構建網絡文學體系的提法出現一直到今天,一些阻礙網絡文學及網絡批評發展的“痼疾”⑤一直沒有消除。這些“痼疾”直接阻礙了網絡文學批評獲得科學性,成爲科學的批評活動。而沒有科學性的批評理論不可能延展成爲科學的體系。因此我認爲,構建網絡文學批評體系的第一步是確立支持體系的關鍵節點,解決圍繞這些關鍵節點的“痼疾”。下面我先談談構建網絡文學批評體系的三大痼疾,再提出一些解決辦法,與學界方家探討。

一、網絡文學批評體系的三大痼疾

  網絡文學批評長期存在的痼疾既嚴重影響了網絡文學研究的推進,也制約了當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的構建。這些痼疾可以歸結爲理論工具、批評內容、批評體制三個方面:

  (一)理論工具方面,一些批評者理論素養不足,批評不符合學術規範。

  首先是一些批評者的理論素養不足。網絡文學作品通俗易懂,進行網絡文學批評的年輕學者閱讀經驗豐富,爲進行網絡文學批評打下了紮實的基礎。但是,閱讀經驗豐富並不一定支持優秀的研究。因爲從經驗到批評,還需要理論作爲提升的手段。一些網絡文學批評者的理論素養不足,成爲其批評的軟肋。從一般批評活動來看,批評的基礎是哲學、美學以及文學理論。批評者必須有更高的理論視野,才能對具體作品進行深刻地評判。如果網絡文學批評者不太熟悉基本的中西方文藝理論、美學和哲學理論,其所謂的文學批評就只可能淪爲內容豐富但讀之無味的隨筆。遺憾的是,目前這一現象還比較普遍,也因此引起其他領域學者的批評:網絡文學批評只是作品內容簡介加上生搬硬套一些西方理論後支離破碎的感想。比如大量研究者喜愛使用女權主義理論對網絡言情小說(包括《甄嬛傳》《三生三世十裏桃花》等熱門IP)進行文本分析。

  其次,一些批評者缺乏批評規範。科學研究必須有一定的內在學理邏輯和外在的學術規範。網絡文學批評作爲嚴肅的學術活動,理應形成並遵循一定的學術規範。由于網絡文學批評對象與傳統文學批評的經典文學文本不同,不能照搬傳統文學批評的規範。大部分批評者按照個人想象撰寫批評文章,隨意造詞,自說自話,不考慮學術共同體的一般准則,導致批評者之間既沒有交流的可能,甚至也沒有理解的可能,乃至很多有價值的批評觀點因爲學術規範問題而不能有效傳播。這不能不說是網絡文學批評的損失,同時這種情況也招致其他領域研究者的批評。

  (二)在批評內容方面,一些批評者糾纏于網絡文學作品的總體質量問題,否定已經受到普遍認可的精品力作。在具體操作中,只局限于用精英文學標准審視網絡文學。

  首先,很多批評者(尤其是傳統文學批評者)只抓住網絡文學作品粗制濫造的問題,無視其中已經出現的精品力作。確實,因爲網絡文學創作參與門檻低,體量巨大,絕大部分作品確實談不上有較大的文學價值。尤其是從精英文學的角度,用經典文學的標准來對網絡文學作品進行評判,這一現象就更爲明顯。然而,作品質量問題是任何一種處于草創期、被藝術水准較低的大衆廣泛參與的文學樣態都具有的。回顧文學史,從詩、賦、詞、曲到小說,各文學體裁都曾出現過大量的低水平作品。詩、賦、詞、曲、小說今天之所以成爲經典的文學樣態,正是因爲我們忽視了曾經存在的大量低水平作品而發現了其中的經典作品。以小說爲例,並非所有世情小說都有《金瓶梅》《紅樓夢》的深刻,並非所有神魔小說都有《西遊記》的精彩,並非所有聚義小說都有《水浒》的豪邁。大量粗制濫造的小說被自然淘汰,消失在了大衆的視野。但留下的經典作品已經足以支撐起小說作爲經典文學的定位。今天網絡文學的優勢正在于賦予大衆寫作和發表的權利,然後經過大浪淘沙,留下符合網絡審美需要的文學作品。這些作品就有可能成爲新時代的文學經典,網絡文學也會因爲這些作品而成爲新的經典文學形態。因此,攻擊網絡文學作品粗制濫造是一個正確但沒有任何文學史價值的批評活動。可惜直至今日,還有部分文學批評者在此問題上大做文章。

  其次,一些批評者只會使用精英文學標准審視網絡文學,忽視了網絡文學的自身特質。這是網絡文學批評自出現之日就出現的問題。其原因在于最初進行網絡文學批評活動的批評者都是科班出身,對精英文學標准最熟悉。之後的批評者則沿用了這種模式,認爲是理所當然。當然,用精英文學標准來審視網絡文學既有一定的合理性,也有一定的問題。其合理性在于,精英文學的精神追求、審美境界、藝術形式等應該成爲網絡文學學習的榜樣;其問題在于,網絡文學尤其基于自身文化環境的創作規律。尤其是讀者爲王的要求。據統計,網絡文學作品的主要閱讀者是15至25歲的青少年,而經典文學的閱讀者往往是城市中産階層。生活方式和經濟地位的不同,使他們對文學的要求也不同。因此,既要充分理解采用精英文學評判標准的合理性,也要警惕其對網絡文學生動性和多樣性品質的抹殺。

  (三)在批評體制方面,近年來批評者的官方化和學院化日趨嚴重。

  首先,網絡文學批評的官方化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官方文藝精英進入網絡文學批評領域,二是文藝精英趨向主流形態。這些變化使網絡文學批評的主流化傾向越來越明顯。近年來,各地加強了對網絡文學的規範工作。在制度上,各地澳门贵宾会网址和作協紛紛成立了網絡文學委員會或類似機構;在人員上,從各文化事業單位抽調精幹人員進入或組織相關網絡文藝機構,並積極吸收網絡文學作家進入澳门贵宾会网址和作協;在組織上,澳门贵宾会网址和作協也舉辦了各種網絡文學作家培訓班,向網絡文學開放了傳統文學獎項,開設了新文藝獎項,通過這些工作大舉介入網絡文學批評領域,擴大了其在網絡文學批評領域的影響力,促進了網絡文學作家和批評家的成長,爲網絡文學活動提供了背景支持,客觀上有利于網絡文學的發展。但問題是,文藝精英秉持精英文藝觀念,隱含太多意識形態要求,劃定了越來越多的內容和形式的禁區。這些舉措並不能有效促進網絡文學批評的發展。因爲網絡文學批評不僅是給作者看的,它要起作用,最終必須獲得讀者的認可。

  其次,網絡文學批評的學院化問題。近幾年,各高校從學科發展和社會影響考慮,逐漸重視網絡文學專業及相關學科的發展。教育部及相關教育主管部門也給予了一定的支持。2013年1030日,在中國作家協會的指導下,多家原創文學網站在北京共建“網絡文學大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擔任名譽校長,中文在線董事長童之磊兼任校長。⑥20142月中旬,由盛大文學和上海視覺藝術學院聯合創辦的國內首個網絡文學本科專業在北京、上海和成都三地招生。⑦2017713日,在第七屆數字出版博覽會上,北京國家數字出版基地與北京印刷學院主導的高校聯盟簽署了“數字出版人才培養基地”共建戰略協議。在此基礎上,北京國家數字出版基地與北京印刷學院聯合籌備了“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高級研修班”。國內第一個網絡文學領域研究生專業開始招生。⑧同時,越來越多的大學文科院系開始在課程群中加入網絡寫作或新媒體寫作等課程。⑨批評的學院化一方面使網絡文學可以借助大學豐富的人才資源、經費資源、政策資源,這對于推動網絡文學批評和創作人才的培養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另一方面,批評的學院化也容易使網絡文學批評沾染上學院批評的習氣:過于玄奧,遠離讀者,喪失網絡文藝批評本應具有的活潑生動。同時,專業化也可能受到大學本身學科的制約,受到各高校體制的掣肘。

  綜上,從理論基礎、批評內容和批評體制方面,網絡文學批評都面臨嚴峻的挑戰。解決這些“痼疾”才能更好地推進網絡文學批評活動的開展,“網絡文學批評體系”的建立才有可能。下面是解決問題的幾點建議,與學界探討。

二、針對上述問題的三點建議

  上述問題有些已被學術界同仁關注,並提出了一些解決意見,如網絡文學雅與俗的問題;而有些問題卻還沒有被學術界關注,如目前出現的批評官方化和學院化傾向。下面我提出自己對這些問題的看法,抛磚引玉,供學術界同仁批評。

  (一)理論基礎方面。提升批評者的新媒介理論素養,形成新的新媒介批評規範。批評者分兩種,一種是體制內的傳統批評者,一種是體制外的批評者。他們在理論基礎方面要解決的問題不同。

  首先,對體制內的傳統批評家而言,迫切需要更新基于新媒介技術的哲學和美學素養。傳統批評家有著對經典文本的豐富批評經驗,形成了對經典文本批評的有效學術規範。然而,當傳統批評家進入網絡文學批評,試圖將自己的傳統批評經驗運用到網絡文學文本的時候,必然發現網絡文學遵循著與傳統文學不同的生成、傳播和接受的美學邏輯。當然,這同時也是傳統美學所面臨的挑戰。傳統美學亟待更新爲面向新媒介人文環境的新媒介美學,傳統批評家也同樣亟待將自己的傳統審美模式轉化爲可以對接新媒介人文環境的新批評模式。因此建議傳統批評家多從媒介理論、技術哲學和新網絡文化研究領域汲取營養,與時俱進,奠定進行新媒介文學批評的堅實理論根基。

  其次,對體制外批評者,要補上一般的哲學、美學和文論基礎。體制外批評者沒有豐富的批評經驗,但其優勢在于自身對網絡文學共鳴所造就的批評敏銳性。如同“草根寫作”一樣,體制外批評者的批評文字激發和觸動了普通讀者鮮活的日常生活感覺,引發了十分寶貴的審美共鳴。然而卻沒有更深刻的理論反思,感性多于理性,文章新鮮有余而余味不足。因此,體制外批評者應該自覺補課,向專業批評家學習,提升哲學、美學和文論的理論素養,訓練論文的學術規範。這樣才能補齊短板,成爲優秀的網絡文學批評者。總之,傳統批評者和體制外批評者應該互相學習。傳統批評者學習體制外批評者對新媒介的鮮活感覺和生動的表達形式,體制外批評者學習傳統批評者的理論素養和嚴謹高雅的表達,相互取長補短,才能夠貼合網絡文學文本本身。

  (二)批評內容方面。從文學批評史汲取經驗,力爭超越“精英”批評與“通俗”批評的二元對立,致力于促進網絡文學經典的出現。

  中外文學批評史中曾反複發生過對文學“雅”與“俗”問題的探討。從賀拉斯到馬克思到毛澤東,不同理論家們基于各自對藝術的理解和具體曆史環境給出了不同的回答。賀拉斯強調藝術要有高貴的內容和高雅的形式,反對戲劇給“買烤豆子、烤栗子吃的人”看。他認爲這樣“使騎士們、長者們、貴人們、富人們反感,他們聽了是不會心平氣和的,更不會獎勵什麽花環”⑩。賀拉斯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他將戲劇視爲嚴肅的藝術活動,賦予其重要的文化職能,因此必須在內容和形式方面精益求精。而從馬克思到列甯到毛澤東,提出文藝要爲人民大衆服務,提供大衆喜聞樂見的藝術內容和形式就成爲藝術創作的必需。這樣就給通俗藝術提供了發展空間,成就了一大批通俗藝術的經典作品。上世紀的相聲、流行音樂(通俗唱法)領域的經典作品,不僅極大地豐富了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更是成爲今天依舊具有經典價值的,值得肯定的寶貴藝術財富。

  當代網絡文學要繼承通俗文學經典化的成功道路,汲取其成功的經驗,超越“精英”批評與“通俗”批評的二元對立。既不從“精英”文學趣味出發來否定“通俗”的文學趣味,也不從“通俗”的趣味出發來否定文學應該具有的“精英”追求。作爲一種可操作的平衡,我認爲網絡文學立意趣味應“雅”,根基面向應“俗”。立意趣味展示了網絡文學應該有高標的審美追求,根基面向則溝通著網絡文學存在之基。更徹底地說,網絡文學批評應該抛棄“雅”“俗”對立的思考模式,把主要精力放在引導當代網絡文學創作從傳統文學經典中汲取經驗,成就網絡文學經典作品上來。

  (三)批評體制方面。構建四大批評主體(官方、學者、作者、讀者)共同參與的批評共同體,增加讀者和作者在網絡文學批評中的話語權。

  首先,針對網絡文學批評越來越嚴重的官方化傾向,應引導構建網絡文藝批評共同體。如上文所指出,批評的官方化並不能完全否定,但應該處理好官方批評與作者批評、學者批評、讀者批評之間的關系。具體來說,因爲不同主體的立場不同,各類批評都具有自身的局限和優勢。因此構建體系應該讓四大主體揚長避短,優勢互補。從大的方面看,建議官方文藝精英僅負責意識形態把握,具體評價操作交給學者—作者—讀者聯合體。在具體操作中,學者負責考察作品的整體審美趣味,作者負責作品的形式批評,讀者負責作品的接受批評。這樣可能會較好解決各主體評論活動之間的沖突。

  其次,針對批評的學院化傾向,應小心預防學院式批評成爲唯一“正確”的批評規範,進而借助學院評價體制成爲批評者唯一能選擇的批評規範。因爲這樣一來,新興的網絡文學活動就失去了多種的批評可能。如此快地將批判固化爲一定的僵化模式,也必將傷害生動活潑的網絡創作活動。因此,積極從讀者和作者身上學習網絡時代的審美敏銳感,以此探索一種超越亦步亦趨的學術化氣息的新批判形式,將成爲學院學者進行網絡文學批評的當務之急。

  以上就是對構建網絡文學評價體系問題的一些思考,期待各方努力,切實提升網絡文學的批評水平,促進網絡文學乃至網絡文藝的大繁榮。

[基金項目:陝西省社科基金項目“陝西網絡文學的産業研究”(立項號:2017J038);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重點項目“網絡文藝發展研究”(項目編號:16AA002)階段性成果。資助項目:本論文受西安文理學院漢語言文學部陝西省級一流培育專業、文藝學重點學科的經費資助]

(作者單位:西安文理學院)

 

①王穎《亟需建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N],《文藝報》,2012813日,1版。

②陳崎嵘《呼籲建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N],《人民日報》,2013719日,24版。

③李朝全《建立客觀公正的網絡文學評價體系》[N],《河北日報》,2014125日,11版。

④單小曦《網絡文學評價標准問題反思及新探》[J],《文學評論》,2017年第2期。

⑤之所以用“痼疾”,是強調問題的頑固性。即學界已經意識到這些問題,但由于種種原因無力去除,且有些問題愈演愈烈。

https://baike.sogou.com/v62533535.htm?fromTitle[OL].

http://hn.cnr.cn/hngbjy/201312/t20131226_514497094.shtml[OL].

⑧《年均約5000人才缺口什麽困擾網絡文學人才培養?》[OL]

http://www.1905.com/news/20170918/1218598.shtml.

⑨國內最早嘗試網絡文學進入大學的是邵燕君女士。她于2004年創立“北大評刊”論壇,2010年開始轉向網絡文學研究,2011年起在北京大學中文系開設網絡文學研究課程,以選修課作爲依托,率先探索網絡文學研究方法和教學模式。

⑩賀拉斯《詩藝》[A],楊周翰譯,《詩學·詩藝》[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62年版,第150頁。


藝術培訓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