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侵權:“仗義執言”需向專業化提升

時間:2019/11/11/ 11:01

    电视剧《芈月传》播出之前,编剧蒋胜男发布长微博称片方篡改署名并否定原著小说的存在,在微博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导演郑晓龙回应“她太着急了,要成名”;电影《夏洛特烦恼》上映,有人发布镜头情节对比称“全片抄袭《教父》导演旧作”,引来大量微博转发,主创人员回应“绝无此事”“纯属巧合”;网络小说《烟袋斜街10号》宣布筹拍网络剧,由于小说作者“剑走偏锋”曾涉嫌盗文、冒名顶替他人作品,许多网友质疑这部小说的版权归属,作者发表声明称“均为本人原创”;电视剧《活色生香》播出,不少观众发现作品故事核雷同于法国电影《香水》;郭敬明小说《小时代》《幻城》《爵迹》改编影视剧的消息发布,有网友揭出作品借鉴美国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日本漫画《圣传》、游戏小说《Fate》的情节对比……

  有賴于自媒體平台的興盛和衆多網友的“仗義執言”,各門類文藝作品的著作權人遇到侵權現象,除了協商、調解、訴訟等常規手段,似乎又多了“網絡維權”的渠道。

  有過作品被抄襲經曆的網絡小說寫手翠羽刀,談到網絡小說作者、讀者抵制侵權的手段,介紹了不少識別抄襲和舉證的“門道”:“網絡小說抄襲一般有兩種,一種是抄字句,比如好多抄襲文被發現,就是因爲讀者閱讀的時候,看到一些段落有違和感,文白混雜或者繁體字簡體字混雜,一搜索,就找到了原作。還有一種是抄‘梗’,就是借鑒情節橋段,這個一般都是原作者,或者原作者的粉絲才能發現。”

  “我們一般要做‘調色盤’,畫一個表格,分兩欄,一邊是原作,一邊是抄襲作品,整理出一條清晰的劇情脈絡,根據這條脈絡,把兩篇文中雷同的地方用相同的顔色標注出來。”翠羽刀說,同樣的情節,不同作者寫出來肯定是不一樣的,部分相似是可能的,但是不可能整條脈絡上的細節甚至順序都完全一樣,這就能基本判斷出一篇作品和另一篇相似,到底是抄襲還是僅僅出于巧合。另外,翠羽刀還介紹,網絡畫作抄襲包括描拓他人畫作、盜用他人作品作爲素材入畫、未經許可使用他人攝影作品作畫等,通過繪圖軟件的相關參數調整,也可以基本判斷出畫中各部分是否出自原創。

  網友自發監控、查證的行爲,爲維權和抵制侵權帶來了一些成果。今年5月,複旦大學宣傳片發布後,經網友截圖對比,被指創意、鏡頭、文案及多處細節抄襲東京大學宣傳片,在微博上引發關注,促使複旦大學相關負責人給予回應。今年9月,攝影人王源宗微博稱其西藏風光主題攝影作品被多個電視和網絡平台盜用爲欄目素材,在衆多網友合力轉發下,攝影人維權也取得了一定的進展。

  在自媒體的助力下,一方面,侵權現象更易被發現,被侵權者有了表達渠道;另一方面,自媒體不是司法部門,也不是專業的維權場所,對侵權行爲界定缺乏法律依據,糾紛雙方各執一詞,網友自行站隊,侵權與否常常只憑感覺。言行的對與錯、品德的高與低成爲討論中心,著作權歸屬無法證實亦無法證僞,經常把維權引入一場難有定論的口舌之爭,陳詞者或許說服了圍觀者,但侵權與維權雙方最終要面對的還是彼此。這種形式到底能不能保護著作權、懲戒侵權者?法律對“網絡維權”這一渠道如何評價?

  “這種現象的出現是文化的撞擊和公民法律意識的提高。”知識産權律師董世連介紹,著作權對作品的保護,只保護表達形式而不保護思想。表達的主題近似,表達形式、所用元素又受限,會導致作品的相似。就像對一個蘋果的寫真或者描述,不同作者可能會出現近似的表達。如果都是獨立完成,那分別受到保護,不存在侵權。“網友的‘仗義執言’如果只是客觀事實的羅列,我認爲是輿論的自由,也是打擊抄襲、鼓勵原創,這和著作權法的精神一致。理越辯越明,相關回應是創作者自身觀點的表達和澄清,也是宣傳創意思想的機會和對社會負責的表現。”

  出于自媒體平台的特殊性,發表在微博上的言論爲博取高關注度,難免流于偏執、聳人聽聞,特別是一些無法界定侵權與否、著作權人尚未提出維權的雷同現象,網友“揭發”“聲討”的分寸並不好把握。對此,董世連進一步解釋:“對作品進行維權是著作權人的權利,權利人有權行使,也有權放棄。對他人作品進行比較、評析,這是閱讀者的權利。公民在行使權利的時候,不得損害他方利益。如果這種比較、評析是客觀的描述,不損害他人利益,完全不必限制,如果比較、評析超出客觀,給他人造成經濟或名譽損害,他方有權禁止,甚至提起司法程序。”

  近年來,自媒體平台經常發出抵制侵權的聲音,初衷是維護、鼓勵獨創和原創,這和著作權法的精神一致,但因爲對雷同、抄襲、侵權等概念的界定比較模棱兩可,打擊面比較大,幾乎把兩個作品之間有所相似的所有情況都納入其中,對此董世連表示:“法律具有一定的界限性和規則性,‘兩個作品之間有所相似的所有情況’,這是一種對事實的陳述,其中落在著作權法保護範圍內的,就會得到法律的保護。對于超出法律保護範圍的,也可以接受道德或者公序良俗的評判。”

  網友的“仗義執言”不具法律效力,那麽這種行爲對有可能涉及侵權的抄襲模仿、過度借鑒有沒有制約?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影視法律事務中心律師鄭小強表示,一個作品在是否抄襲模仿、過度借鑒的問題上有爭議,並不意味著一定侵權。著作權法既要保護作者的創作權,又要保證作品的傳播權,法律不會主動制約有爭議的作品,因爲約束、禁止有爭議的作品傳播,雖然可以制約一部分確實侵權的作品,但也限制了不涉及侵權的作品的權利。如果有權利人通過司法程序維護權利,司法程序方才啓動,當然最終是否侵權,須由司法機構結合法律和事實等要素,最終作出裁判。另外,已經發行又經判決構成侵權的作品,如果事後取得原作者許可,以付酬、署名等形式,通過賠償和追認,可以重新獲得傳播的權利。這種例子在影視行業中時有發生。不過,鄭小強也表示:“一個作者,如果作品受到廣泛爭議,大家對他的誠信會産生質疑,業界評價降低,合作受到局限,對他的發展不利。”

  IP時代,小說、動漫、遊戲、影視等不同藝術形式之間相互改編,或同一IP衍生出多種藝術形式,一部小說被指“像”一部漫畫,或某影視劇被揭“像”某遊戲等現象增多,如何看待不同藝術形式之間的雷同現象?鄭小強說:“相同藝術形式的作品相對容易判斷一些,不同藝術形式之間如果構成‘實質性相似’,可以視爲未經授權改編,侵犯了原作者的改編權,核心是對內容的判斷。觀衆看上去相似的作品,需要通過專業研究才能判定是否侵權,雙方需要提供各自獨立創作的過程,實際操作會非常複雜。”

  著作權人的維權之路艱辛,保護著作權的渠道是多樣的。有國家的立法作爲保障;有司法部門對一些案例作出的司法解釋爲依據,比如“接觸”和“相似”這兩個判定侵權的關鍵要素的判定標准,就是通過高院的指導案例規定下來的;有國家主管部門出台相關政策作爲導向;有行業協會對從業者進行培訓指導、提供援助。相對而言,網友的仗義執言是一種輿論力量,鄭小強認爲,近年來很多侵權事件從發生、發現到審理、判決的過程,不斷被媒體報道、被網友討論,令之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客觀上會促進著作權相關的法律法規不斷完善。董世連則表示,從解決問題的角度,網友的仗義執言有必要向專業化提升,“弄清哪些情況受法律保護,哪些情況不受法律保護,弄清案件的實質,有利于消除雙方矛盾,避免不必要的付出,避免司法程序的浪費”。(轉自中國澳门贵宾会网址網站)

藝術培訓考試